公司新闻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广场舞侵占篮球场有时并非本意

时间:2017-06-20 17:15 作者:admin 点击:

  为解决健身场地问题,中国正在下大力气建设场馆、促进公共体育设施开放,努力为百姓提供更多的运动空间。按照《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各地将在2020年前再重点建设一批便民利民的中小型体育场馆。同时还要盘活存量,确保符合开放条件的企事业单位、学校体育场地设施对公众开放,现有的体育场馆也要向免费、低收费方向发展。
 
  专家认为,解决健身场地矛盾,需要合力用好组合拳,做好场地规划,根据实际需求进行针对性调配等。与此同时,应加大居民区附近中小学体育设施的开放力度,提升健身便利性,弥补场馆不足或距离居民区较远的尴尬。
 
  南京的明城墙沿线健身跑道、苏州的环古城河健身步道系统、无锡的西蠡湖休闲旅游健身功能区……在江苏省,“超规格”的“10分钟体育健身圈”已经建成,各地市民步行10分钟内,就能享受到公共健身设施、科学健身指导等基本公共服务。
 
  此外,江苏省大力推进体育公园建设,在小公园、绿地里见缝插针设置健身设施,得到了很多老百姓的认可。政府还用体育引导资金支持企业利用空置废弃厂房场地兴建健身场馆,同样深受周边民众欢迎。
 
  扩大供给是增加运动场所的最根本解决之道。在寸土寸金的城市中,如何为市民保留一片健康的天地,考验着城市管理者的眼光与智慧。
 
  在江西省南昌县,一片占地面积达400亩的“黄金宝地”就被用来建成了大型市民体育公园。矗立在其中的昌南体育中心,也成为附近市民健身的新场所。为了提升场馆使用率,体育中心室外场馆全部免费供市民健身,室内场馆也以公益性收费为主。
 
  上海等地则探索形成了“政府购买服务、市场分担风险、社区参与管理”的运作模式,部分学校试行体育场地与教学区分开的“分隔工程”,以保证场地的正常开放和教学活动的安全进行。因健身场地问题引发的争议与冲突,近期在多地上演。继河南洛阳广场舞大爷大妈与篮球少年“抢”场地之后,江苏南京也发生了一起类似事件。纵观这类事件,其实有不少共性,其中之一就是缺场地。广场舞侵占篮球场有时并非本意,而是难觅合适的健身场所。
 
  如今,百姓日益增长与多元的健身意愿与相对短缺的健身场地之间的矛盾,是全民健身发展过程中的主要矛盾之一。如何把场地建到百姓身边去,打造“15分钟健身圈”,已成为中国各地正在探索解决的大课题。
 
  小高是个排球爱好者,“嗜球如命”的他,平日里却很难和朋友找到合适的排球场地。“对外开放的排球场馆本身就很少,价格也很高。有的排球场还是与篮球场共用的,时常会遇到‘抢场地’问题。”
 
  想运动,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场馆,是不少体育爱好者的痛点所在。尤其是城乡在环境、人口等方面的客观差异,让城市的场地矛盾更加突出,健身需求的多元化更加剧了这种矛盾。去年年底,上海市的一份报告显示,全市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比例逾四成,但人均体育场地面积却只有1.76平方米,与世界著名体育都市仍有不小的差距。
 
  场地不足,源于城市发展留下的“旧账”。在城市扩张的过程中,绿地被建筑挤占、社区空地被移花接木。长期积累下来,运动场所就成了稀缺的公共资源,运动健身成了消费品。